'>

西藏山南两代人40年的治沙接力

西藏山南两代人40年的治沙接力

2019-01-23 09:16

原标题:西藏山南两代人40年的治沙接力

71岁的达瓦坚参老人有两样东西非常珍贵。见到我们时,还没等开口他就从怀中捧出一个比A4纸略小些的金属奖牌,随后又拿出一个红色的荣誉证书“全国优秀护林员”。老人不会说普通话,也看不懂上面的字,但这两个荣誉里,饱含了他大半生的故事。

在不可能的地方种树

此刻我们站立的地方,杨树挺拔,树荫掩映。老人的脚下,西藏山南地区常见的灌木植物狼牙刺一小堆一小堆地聚拢。这万亩人工林就是他30多年来参与种植、巡护的成果。

然而植物间干燥的沙土地与江对岸远山上的大片灰黄,都暗示着这里曾经恶劣的自然条件。

雅鲁藏布江,西藏的脉搏,孕育了这里独特的文化。生活在雅江中游的人,对它的感情却是复杂的。

因为沙。

很难将沙尘暴与西藏挂钩。然而,澎湃奔涌的雅江行至中游,地势变缓,裹挟而来的泥沙大量沉积。丰水期过后,水位下降,泥沙裸露。在其他地方这也许不是问题,偏偏这里风很大。“吹到农田里、道路上,形成了很多移动沙丘。”山南市林业局副局长尼玛次仁向记者回忆当年的景象。在村民的记忆中,“衣服根本没法晾出去”“因为是土路,风沙吹得太大会把路堵了,无法通车”。

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横跨雅鲁藏布江谷地乃东、扎囊、贡嘎、桑日等4个县的雅江生态防护林开始建设。达瓦坚参响应政府号召,成了护林员。

“护林员”三个字,对于他的家庭来说,分量极重。因为需要从早到晚、一年四季工作,所以家里就少了一个主要劳动力,然而报酬并不多。在儿子达瓦欧珠的记忆中,母亲没少为此生气,父亲沉默却固执。在人们都不相信这大片沙地上种得出树的年代,他硬是坚持了下来。记者问达瓦坚参原因,老人的寥寥数语中,“利在子孙”出现了好几次。

那时流行的叫法是义务植树,听起来仿佛是工作闲暇之余的善举,实际上树是极难种活的。

达瓦坚参的工具是铁锹。干沙层很厚,挖坑的时候,干沙不断地流进去,每挖一个坑都非常辛苦。河滩裸露时种下的树,到了雨季水位上涨,就有可能被冲走。老人与同伴只能冲了种,种了冲,成活率只有10%。

1983年春天,在护林员和村民的努力下,雅鲁藏布江北岸的沙滩上长出了第一片80亩固沙林。

“一江两河”成关键词

如同这80亩固沙林的来之不易,综观山南地区,乃至整个西藏,发展大多时候要和自然商量着来。

植树的季节有限。这里冬季漫长,干旱低温,不适宜种树,夏季水位上涨,河滩被淹没。只有3月到4月底这段时间,是种树的好时候。

能种的品种有限。行驶在山南,很容易会感到视野里的树木单一,耐得住高原气候又相对容易成活的,除了杨树就是柳树。治沙,岸上可以种杨树,河滩上则是柳树。“只要水不漫过柳树顶,就能活,漫过去就没办法了。”山南市林业局营林科科长洛桑索朗说。

如果说“义务植树”是20世纪80年代的治沙关键词,那么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治沙关键词,应该就是“一江两河”。

1991年初,西藏自治区“一江两河”开发建设委员会成立。经国务院批准的雅鲁藏布江、年楚河、拉萨河综合开发建设工程开工,这是西藏当时规模最大、投资最多、历时最长且涉及多行业多学科的浩大工程。

有了政府主导项目、林业补贴,修“丁字坝”“大苗深栽”等方法普及开来,林业局也在研究更多适合高原生长的沙生植物。之前成功种植的树林带来了正面效应,更多的人愿意参与进来,让生活环境里再多一点绿。

“修筑丁字坝,江水变缓,树就不容易冲走了,也可以留住好土。之后就是大苗深栽,把柳树苗插得更深一些。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,对于路两边的沙丘,我们采取草方格固沙,将一束束麦草像方格一样铺在沙上,再用铁锹把麦草轧进沙中,在草方格周边撒种子,种植沙生植物。慢慢就成功了。”尼玛次仁介绍。